打破教会“教育垄断”后欧洲唤回“身体崇拜”

体育对人来说不仅可以锻炼身体,塑造强健体魄,更能使得人的身心和谐全面发展,因而在欧洲,自古希腊以来就特别重视体育教育,有着极为深厚的体育教育传统。

在古希腊的教学当中,体魄健康是作为人的重要发展目标之一的。很多哲学家比如柏拉图,苏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都对欧洲的体育教育思想提出了发展目标,奠定了思想基础。

尤其是苏格拉底,它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很高。他认为公民的教育要包括德,智,体这三个方面,虽然培养人的美德和寻找真理都是人发展很重的一个方面,但是强健的体魄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对当时的社会环境来说,强健的体魄不仅仅只是对个人的健康有好处,对巩固城邦的意义也是极大的。当时的城邦连年征战,强壮的战士一定是得到重视的。苏格拉底曾经将个人的身体健康和人对于他人和集体的义务相关联,他认为只有拥有健康的体魄,丰富的知识,完美的道德,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

在苏格拉底看来,拥有强健的体魄是一个人学习知识,提升美德的基础。体育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提高灵魂的修养,在进行身体锻炼中,不仅仅强化人的体格,更重要的是能够培养人坚韧不拔的品格和坚持不懈的精神。

不仅要进行锻炼,还要进行“好的锻炼”。他认为合适的锻炼方式才能提升人的身体素质,不合适的方式只会损害人的身体健康。人的和谐发展理念就是从这其中来的,所有的“人”都是在他们的身体和心灵中孕育出来的。这两者不和谐共生人就不能获得良好的发展。

亚里士多德则进一步发展了这一思想,他认为对青年的教育应当先培养他们的身体,再培养他们的理性。但在锻炼方法上,他并不赞成斯巴达人的训练方式,他认为在这种强制性的残酷训练下,人只会沦为战争的工具。

体育精神和竞技精神在古希腊的各个城邦之间都很流行,即使在和平时期,也每天都会有人在体育场进行锻炼。他们对体育的热爱也让他们产生了身体崇拜,运动员拥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

这也反映了古希腊人对于生命的珍惜和尊重,这种体育锻炼不仅仅是为了健身,更是为了提升道德和灵魂的培养。这样的体育理念也催生出了古希腊辉煌的奥林匹克竞赛,这一竞赛传统也一直延续至今,成为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体育赛事之一。

因为酷爱体育运动,最早古罗马人的教育目标是培养既能劳动又能战斗的公民,因而他们的体育锻炼并非追求美感和健康而是为了强化军事训练。在罗马帝国后期,军人逐渐职业化,体育也成为了一种娱乐,作为贵族们的消遣方式而存在,罗马人的身体素质下降很快。

进入中世纪以后,由于禁欲主义的思想,他们强调灵魂的拯救是以肉体的牺牲为代价的。在教会学校里根本不开设体育课程,很多体育活动都是被禁止的,这种畸形的身体观却成了当时中世纪的主流教育思想,严重损害了体育的正当价值和功能。中世纪唯一的体育活动是针对骑士的教育,当时也只有宫廷贵族可以享受这种骑士教育。然而它的内容主要还是军事训练。

直到文艺复兴打破了这一枷锁,在人文主义思想的影响下,人们开始赞扬自然之美和人的精神价值。这唤醒了人们对于身体的全新认知。这一时期的人们对世界和人都有了科学的认知,他们开始将“现世”放在首位进行关照。

这些哲学思想也促进了世俗教育的发展,“人体本位”思想认为青少年正处于成长和发展的最佳阶段,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因而要重视对他们的培养。这种教育思想也促使了体育发展,他们不仅开始采用新的锻炼方法来培养人的健康体魄,还在普通体育课以外设置军事训练课,将道德教育提升到重要地位。

这一时期,很多人文主义者提出了他们的教育思想,首先是弗吉里奥,他提出教育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心智训练,一个是身体训练。作为两大支柱之一的身体训练,它与知识的学习是有同等作用的。健康是人一生事业的重要基础。

他提出青少年应该具有“支配的理性”和“顺从的身体”,他认为应该根据个人的特点来选择运动项目。他将竞争精神也列为一项人的重要品格,认为这种不含恶意的对抗对人是有好处的。

维多里诺的博雅教育理念产生了深厚的影响,他提出了体育运动的主要目的还是增强体质,而不是追求单一的技能化,因而他不要求学生去追求某些项目的专业技能。埃利奥特则提出了对于当时的新兴资产阶级和贵族阶级对于体育教育的不同需求,这也影响了后来的英国的“绅士教育”体系。

在后来的宗教改革时期,在欧洲城市化和资本主义侵袭下,从信仰上肯定了身体和灵魂的相互关系,推翻了基督教统治时期的灵魂至上的观念。马丁路德就曾经指出运动在使得人的身体得到锻炼的同时,还消除了内心的烦恼。

在欧洲近代早期,文艺复兴以后的体育思想继承了古希腊的传统,使得体育脱离了宗教的束缚,赋予其独立和理性的特征。使其成为了人的一种自我意识和实践行为。它还承袭了“灵肉交融”和“身心和谐”的思想理念。

这种教育思想还从信仰出发,肯定了人的身体和体育的正面价值,给体育赋予了“神学色彩”。因而它不再会被责备而是被肯定和赞扬。这将人的思想和行为从过去基督教的禁锢中解放出来,信徒的地位得到了提升,肯定了身体作为人的核心而存在。

特别是一些资产阶级教育家,他们将体育看作是培养人才的重要途径,因而在学校教育当中推崇体育教育。维多里诺所创立的“宫廷学校”是最早实施近代体育的新式学校。马丁·路德的体育思想也体现在他关于小学、 中学的教育理念之中,以及他所设计的教育课程里。

然而因为社会发展程度的限制,教育思想也受到了很大的局限。首先这些人文主义者因为代表资产主义阶级,他们的体育思想主要是为了上层社会服务的,他们回避了平民百姓需要接受的教育,而只注重对于贵族和资产阶级的教育。

另一方面,宗教改革时期的体育思想是被宗教改革的运动推动而发展起来的,因而带有明显的宗教性。在他们看来娱乐和道德是对立的,所以他们反对娱乐化的体育运动。因而以休闲娱乐为目的的体育运动和以对抗竞争为目的的体育运动都被列入禁止名单。这对体育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阻碍作用。

但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的思想还是奠定了近现代体育发展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基础。文艺复兴时期的教育观念动摇了基督教的教育制度和禁欲主义的身体观,为近代体育思想的产生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人们重新获得了信仰的自由,基督教信徒也接纳了身体和灵魂并行的观念,开始进行世俗正常的活动。

因为这一体育思想符合当时资产阶级教育的新要求,因而在这一目标的推动下,体育被认为是一项必要的,不可缺少的活动。因而为了争夺对年青一代的教育权,国家开始推行义务教育制度,促使了学校教育和体育教育的改革。体育教育在内容上也吸收了古希腊罗马的部分体育内容和相关的军事训练内容。

体育教育文艺复兴后开始在学校教育中占有一席之地,全民义务教育的实践也夺取了教会对于教育的垄断权。这些都为欧洲近代体育的兴起扫除了障碍。给现代体育文化的发展以及体育教育制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