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四强唤起冠军记忆这支米兰有一个梦想

新米兰的欧冠征程,离不开“等待”一词:红黑军团重返欧冠淘汰赛,让球迷们等了9年;上一次来到1/4决赛,是11年前的事情;此番淘汰那不勒斯闯入四强决战,则唤醒了一段16年前的记忆。在AC米兰的总部“米兰之家”,俱乐部每个赛季的成绩,都由一根红色条形柱所代表,柱状图的波动象征着红黑历史的起伏。“米兰之家”在2014年落成后,这部编年史再未更新,或许是时候了:随着球队不断完成突破,条形柱理应越来越高,就像五线谱中向上跃动的音符。

如皮奥利所言,回溯这段漫长的旅途,需要从阿韦河的冷雨夜开始。那是2020-21赛季欧联杯的资格赛附加赛,AC米兰来到波尔图北部的小镇孔德,距离被淘汰只有一步之遥,最终在几乎永无尽头的点球大战中,通过12轮互射淘汰对手。此前的2019-20赛季,米兰由于违反财务公平法案被逐出欧联杯——当时的窘迫与不堪,如今看起来是相当遥远的回忆。

对阵阿韦河的那场附加赛,甚至本可能在伊斯坦布尔进行。此前一轮,阿韦河爆冷淘汰了贝西克塔斯,否则红黑军团的对手就会是土耳其人。当时,“米兰重返伊斯坦布尔”的历史梗,已经开始在足球网络中传播,人们不会想到,红黑军团对这座城市并无畏惧,他们决心以另一种方式来到这里。

皮奥利在赛后动情表示,几乎没有人看好他的米兰可以一路前进,但自己麾下的团队有着一颗勇敢的心。诚哉斯言。借用下意大利名记保罗·孔多的绝妙比喻:足球世界里的征途如同过关斩将,每次闯过一个关卡,都能让球队拥抱更广阔的未来,而米兰在这样的“关卡比赛”中从未犯错。

2020-21赛季最后一轮,米兰唯有取胜才能确保欧冠资格,凯西面对旧主点射梅开;上赛季的冲刺阶段,米兰抓住了同城死敌唯一的失误,踏过了昔日苦主亚特兰大和萨索洛,成就了冠军庆典;本赛季,卫冕冠军在联赛中的表现有些挣扎,但在欧冠赛场上对阵纸面实力更强的对手时,球队以相似的方式接连闯过两关——首回合主场拼出优势,次回合客场咬紧牙关。

面对热刺的两回合,皮奥利用三中卫的临时方案,让孔蒂手下的凯恩、孙兴慜和库卢塞夫斯基在180分钟的时间里寸功未立;对阵那不勒斯的联赛+欧冠三番战,米兰踢出了令人瞠目的6比1总比分,若非奥西门在终场前勉力扳平,红黑几乎完成了对天蓝军团的三连杀!

在这3场比赛中,克瓦拉茨赫利亚遭遇了自己登陆意大利赛场以来最难缠的一个对手:卡拉布里亚。此前米兰在1月份战绩雪崩,后防线突然变得异常脆弱,卡拉布里亚把守的右路成了意甲所有左边锋的走廊。皮奥利先是变阵三后卫,用“休克疗法”稳住局面,随后又在新体系失灵后变回四后卫,此前一度失去位置的米兰队长也重回首发。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皮奥利成功地变了魔术:卡拉布里亚与此前判若两人,他在格鲁吉亚球星面前始终信心十足,从未失去冷静,保持了极高的专注度。

米兰在近期刚刚遭遇了两次剧烈的危机,在联赛中从未找到此前一季的统治力,而在欧冠赛场上,球队本赛季也曾经被切尔西双杀。即便如此,当米兰终于冲破第一道关卡来到淘汰赛阶段,曾经的欧冠DNA开始觉醒。在首回合对阵那不勒斯赛前,马尔蒂尼在与一些球迷的视频对话中表示,自己喜欢追逐梦想,而在米兰队中,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梦想家。

马尔蒂尼赢得过5座欧冠,如果能够以管理层的身份再次捧杯,对他来说将有着特别的意义;吉鲁在切尔西已经举起过大耳朵杯,可他绝对不介意再来一次,本场点射宴客之后,他用进球完成了自我救赎;泰奥在皇马赢得过欧冠,托莫里则错过了蓝军两年前的冠军,这一次他们希望以主角身份向荣誉进发;而对于大多数米兰球员们来说,最近两个赛季就是他们欧冠经历的全部。

迈尼昂的情况稍好一些。在加盟米兰之前,他在里尔踢过一个赛季的欧冠,当时的队友还包括奥西门。他在两个月前从漫长的伤病中复出,在3场欧冠淘汰赛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凯恩的门前头球,迪洛伦佐的近距离攻势,克瓦拉茨赫利亚的点球——从白鹿巷到圣西罗,再到马拉多纳球场,形势屡次急转直下,可法国门神用双手托住了米兰的命运。不同于吉鲁在上半场的糟糕点球,克瓦拉在12码前的射门质量尚可,迈尼昂用0.34秒的时间就做出了扑救!

如今,这支年轻的球队终结了又一个漫长的等待,突破了又一道看似难以攻克的关卡。16年前的四强战,米兰的对手是如日中天的曼联,这一次则很有可能是小因扎吉的国米——半决赛的“欧洲德比”,又与另一段遥远的回忆有关了。回到对阵那不勒斯的首回合,随着天蓝军团在下半场攻势渐起,记者身后的一个工作人员开始高声喊叫,试图远程遥控球队。仔细一看,原来是博内拉。16年前的博内拉还是意大利足球的希望之星,作为替补中卫见证了雅典捧杯;现在,他已经退役多年,加入了米兰的教练团队。能否重温旧梦?博内拉和每个普通球迷一样心潮澎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