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共和国广场上的虚惊与爱

相比1月的《查理周刊》枪击案,巴黎恐袭案的死亡人数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不断刷新,这次似乎真的让法国民众感到了死亡的恐惧。案发第二天,事发地点附近的店铺几乎全部停业,夜晚大街上也都是静悄悄。而《查理周刊》事件发生后,众多人走上街抗议,酒吧和餐馆照样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担心是否还会有下一轮的袭击。

在距离之夜过去大约41个小时后,当地时间15日19时左右,巴黎人还是自发聚集在共和国广场上,追思逝去的同胞。而意外爆炸声引来的骚动再一次反映了恐惧仍在巴黎人心中弥漫,当然,爱也依然同在。

当时广场上忽然出现一阵炸响,人们惊恐地向广场外围逃去。这一幕,通过广场上正在直播的世界各大媒体的摄像机镜头展现在全世界观众的眼前。警察迅速行动,临时封锁了地铁5号线Jacques Bonsergent这一站,当时地铁5号线的一班列车正停进站台,戴眼镜、圆鼓鼓的肚子被灰毛衣紧紧包裹的中年地铁司机,满脸焦虑地冲出驾驶室,一路小跑着向车尾而去,说是“出于安全原因”,要求所有乘客留在车厢内。

当这班地铁到达共和国广场这一站的时候,广场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警方后来通报说,是附近一个取暖器爆炸的声响引发了人群的恐慌。

广场上的人们继续点蜡烛、在地上写下自己对这座城市和亡者的寄语。35岁的Bakayoko经历了刚才的广场骚动,也跟着人群跑了一阵,又折返回来,“人们都会恐慌,毕竟现在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的挎包里是不是会有炸弹,你也不知道我是谁,会对你做什么。”Bakayokos说。

人们内心的恐慌在白天并没有被表现出来。这个周日巴黎少有的阳光灿烂,离案发地点之一的“小柬埔寨”餐厅北面不远处,圣马丁运河从饶勒斯(Jaurès)到维莱特公园(Parc de la Villette)这河段的两侧,人们像往常一样散步、遛狗、玩着地掷球游戏,或者坐在沿河的露天座位上喝酒聊天。为了躲避人群,跑步的人只能放慢脚步,艰难地曲折前进。

但恐惧和黑夜一并降临巴黎,共和国广场这场虚惊之后,les halles等地也传来了枪击或者爆炸的消息,尽管后来都被证实是假警报,但笼罩在巴黎上空的恐怖气氛浓重且经久不散。

惊慌逃散后的人们又再一次聚集到共和国广场。这里仍然是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精神的代表:一个法国小伙子举起了支持法国极右翼政党法国国民阵线对抗野蛮人(指外国移民等)的牌子,迅速被周围的法国人围住,抢下牌子。人们和他辩论,认为他不该这么极端。

在广场纪念雕塑的另一边,一位土耳其裔和一位阿尔及利亚裔举着两块手写的牌子,上面写着一样的话:“我是,但我不是,我们爱你们!”他们的举动吸引了广场上的其它,他们站到一起接受媒体的采访,人们投来赞许的眼光,也有人激动地扑上去给他们拥抱。而在广场的其它角落,坐下来弹吉他唱歌的人和提供免费拥抱的人们使得这里弥漫着爱与和平的浓郁嬉皮气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